电话:13602553522

品牌故事

记忆在时间中尘封 一格以文字书未来

BRAND STORY

我与深圳文物商店的情缘

2016/02/03 | 钟雯哲

我独立经营的“一格画廊”今年已经十三年。

画廊,既是个偏门行业,也是个有品味有档次的行业。每当与多年不见的朋友通电话,他们首先问我的话是:画廊还开吗?我总是平静地回答:开着呢。在经营画廊的十多年中,有些慕名而来同样喜欢艺术收藏的朋友,也总会充满好奇然后问道:“你不是美院毕业,家庭与艺术也无渊源,怎么会开画廊呢?”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对方:因为我曾经两次在深圳市文物商店工作过,是那里陈列的书画、古玩、瓷器等等熏陶了我,是来自各地不同行业、不同年龄的艺术收藏爱好者身上散发的艺术气息感染了我。

1992年下半年,我有幸成为深圳市文物商店一名工作人员,负责出纳工作。最初文物商店在深圳市博物馆办公,很快文物商店搬迁至福田区白沙岭南天大厦。在文物商店领导的带领下,新兴的行业,满腔的热情,使我们的工作充满探索和乐趣。我认真地学习如何做好出纳工作,但天生对数字迟钝的我并不太胜任,屡屡出错,闹了一些误会。1993年5月文物商店策划了由国家文物局举办、深圳市文物商店承办的“文物精品展”。来自全国各省和直辖市的几十家文物商店济济一堂,好不热闹,他们基本上都是领导亲自挂帅,带着大包小包,从全国各地赶来深圳参加这一收藏界的盛事。当时,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性格内向,面对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师和前辈们更加不善言词,白白错过了许多学习取经的机会。那些前来参展的工作人员都是在文物商店工作了十几年或几十年、甚至一辈子,名符其实的老行家。那次精品展吸引了来自港澳台、新加坡及国内许多地方的收藏家。有两位参展的老师至今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:一位是扬州文物商店的经理,当年大约六十出头,个子不高,风度翩翩,两眼炯炯有神,穿着麻质的米白色中式套装,脖子上佩带着一块雕工极为考究的白玉,手上总是在把玩着一块玉,后来才知道古玩领域里称为“盘玉”。他的展位前总是聚集不少同行和客户,这些同行和客户把玩着他家的藏品,向他请教、交流,久久不愿离去,最后纷纷解囊将宝贝请回家;另一位是天津文物商店的大姐,她那时大约三十出头,墨绿色的套装,得体的卷发,她最擅长鉴定翡翠珠宝。现在回想起来,她本人就象一块璞玉一样温润。她的展位前也是很多人驻足,生意特别好。那次展会安排我在收银台工作,经验不足,唯恐出错,每天思想高度集中。一是没有数过这么多钞票;二是没有见过这么多人;三是对这些文物古玩完全陌生。好在当时前来协助财务工作的几位同事耐心引导,认真核对,没有出现任何失误。令我难忘的是稍有闲暇,有一位姐姐就领着我到展厅里逛逛看看,并不时给我讲解。那次精品展顺利落幕后,士气大振。办公室里摆放着现在市面上很难看到同等档次的古玩、玉器、瓷器、杂项和字画,件件精品,养眼养心。

在展会结束后,前来参展的文物商店的同行们对我们的工作和能力予以肯定,增加了信心,纷纷留下了部分参展的精品请我们代销。同时,深圳市文物商店和深圳市文化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“深圳市艺术品拍卖行”也应运而生,我被派去工作。拍卖行设立在原“博雅”的后门院内一幢三层楼的办公楼二楼,下班后我偶尔会顺着东门老街的青石板路走一走。拍卖行三个全职工作人员,两家股东之间的同事随时抽调,通力协作。经过半年的筹备征集宣传招商,1993年12月19日下午’93深圳·中国艺术品拍卖会在深圳市阳光酒店敲槌,整个大厅座无虚席,竞投踊跃,取得了预期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。而我通过在文物商店和拍卖行工作实践,更加喜爱艺术和收藏。随后几年,深圳市艺术品拍卖行每年都有两场大拍,我身临其境,对工作孜孜不倦,非常投入,乐此不疲。在工作过程中,得到了许多老一辈艺术家、收藏家的鼓励和支持,欣赏他们的作品,通过跟他们交流,令我对艺术更加倾慕。在经历了无数场大拍小拍之后,热情不断提升,乃至深圳的每个画展都绝不错过,甚至内地的近现代大家的画展我都要去参观。连续多年,我的业余时间都用在看展览、参加艺术品拍卖会上。

直至有一天,我重回文物商店,这一回访又勾起我对文物商店的那份初衷,我壮着胆子请示当时的领导,可否让我重回文物商店工作和学习,领导答应了我的请求。当年的深圳市文物商店,一个展厅内全部陈列着近现代名家字画;另一展厅内的多宝阁里摆放着青铜器、瓷器,展示柜里的玉器、杂项摆放有序,在领导办公室里一池金鱼自在地游,我非常喜欢这个环境。文物商店在银湖的深圳画院一楼,办公环境闹中取静,艺术品味浓郁宁馨,环境宜人。尽管银湖那时还没有公交车,我从没怨言,每天都带着朝圣般的心情准时上班。当时,在我办公桌旁边墙上,悬挂齐白石的中堂风竹一幅,原装老裱,气势不凡。其间总有行家来欣赏此作。某日有位老师来访一看此画如见故人,原来此画是他二十多年前售出,没想到在深圳再度重逢,他当时有意下次来深回购此画。没过多久,此画被一香港藏家买走,当这位老师再次来访,一看墙上齐白石画没了,表情非常遗憾。后有幸经常探访老师,每每提及此事,他的眼神中仍流露出惋惜之情。在深圳市文物商店那段时光,有同行来时,聆听他们的交流分享;没人来时,看书学习,欣赏、把玩藏品。深圳画院有几位年长的老师,对我细心教诲,经常向我讲述他们的艺术生涯,有的甚至讲起他们的老师那一代的见闻。那一段时间令我非常怀念。

在文物商店工作了一年多之后,我想尝试实现我多年的梦想――办私人画廊。2002年,我的“一格画廊”终于成立了。开业前三年,遇到了常人想象不到的困难,多次想放弃。但是,艺术的梦想、艺术带给我的快乐和精神慰籍,使我还是默默地坚持了下来。这一坚持,我的“一格画廊”至今已经十三岁了。她成了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多年前偶遇一同事,得知深圳市文物商店在2009年下半年注销了,我有些怅然若失。伴随着改革开放而诞生的深圳市文物商店居然不在了。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,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每天忙于创业发展,家无旧物,很少人听说过文物商店,更没有去过文物商店。我从文物商店出来,前后两次的工作经历,与艺术品结缘,使我对文物商店深深眷恋,这是他人不可理解的。每次出差内地,工作之余,我一定要安排时间去当地的文物商店,一看一聊就是半天,有时碰到了心头所好,当即解囊买下。

深圳市文物商店,给了我艺术的启蒙,孕育了我的艺术收藏情结。岁月沧桑,虽然它已经退出了人们的视线,但是它改变了我的一生,永远不会从我的记忆中消失。祈愿当年在文物商店的领导、同事、来来往往的老师们朋友们一切安好!